当前位置:首页 >> 专题 2019.03.14 星期四

关心“头”等大事的医生

——访宁津县人民医院内四科主任杨春杰


  

  在宁津县人民医院,脑血管患者溶栓时间(DNT)平均耗时仅为40分钟左右,国家规定标准时间为60分钟以内,比国家标准提前近20分钟,最大限度为患者争取了宝贵的救治时间。
  患者陈九静静地躺在病床上,因为脑梗,这已经是他第三次住院了。他17岁的儿子小新坐在病床边,两眼痴痴地望向窗外。
  因为患有智能障碍,小新无法体会到自己面临的处境,更无法得知父亲刚刚经历了什么。
  此时,一只温暖的手在小新肩膀上轻轻拍了拍。“孩子,饿了吧?来,吃点包子。”小新木讷地回过头去,看见了身后这位已生华发的医生,缓缓接过了他递来的还冒着热气的包子。
  小新不知道,身后这个人,就是刚刚又一次救了他爸爸的宁津县人民医院内四科主任杨春杰。
为患者“撑腰”的大夫
  1987年参加工作,在医学一线浸润30余个春秋的杨春杰总是细心呵护着每一位患者和家属,而他的办公室和换衣间却鲜有锦旗。
  “不少患者送卡送钱,见我不收,就改送锦旗,但做锦旗也要花钱的,所以我也不想要。父老乡亲看病不容易,能为他们省点就省点。”杨春杰语速缓慢而又温暖。
  一次医院收治了一名急症患者,突然出现心脏骤停,杨春杰立即为患者行人工心脏按压术,患者的性命是保住了,但杨春杰的腰却落下了永久的病。
  “平时一天门诊看50-60个患者很普遍,日积月累,再加上那天心肺复苏时用力过度,才会让病情加重的。”面对自己的腰椎间盘突出,杨春杰说的轻描淡写。但实际的疼痛,只有他自己最清楚。
  自从那次为患者实施了心肺复苏后,杨春杰的腰就越来越疼。为了不耽误工作,他最初选择了保守治疗,但是疼痛不断加剧,最后只能进行手术治疗。
  即便是在术后卧床的一个月时间里,依然有不少患者拿着检验报告去请教杨春杰,病房成了他的临时门诊办公室,他并不觉得厌烦,反而感到荣幸。
  “自己躺在病床上,患者还来找我,说明他们非常信任我,这难道不是作为医生的一种荣耀吗?”杨春杰笑着说。还没等痊愈,杨春杰又回到了工作岗位,为患者“撑着腰”看病,他说这样的自己痛并快乐着。
如果我是患者的亲人
  杨春杰所在的内四科接诊的脑梗死、脑出血病人,很多都是发病突然、来势凶猛。“当医生不能前怕狼后怕虎,如果医生都没有信心,怎么能给患者带来信心?”杨春杰说。
  有一次,一位来自陵城区的患者突发疾病,当地乡医束手无策,凌晨五点给杨春杰打去电话,杨春杰意识到情况的危急,建议患者立即前来就诊。
  当患者赵恩来到宁津县人民医院时,已经双侧瞳孔散大、神志不清、呼吸微弱,根据多年临床经验,杨春杰判断患者不是脑出血,而是急性脑梗塞。
  此时的患者家属还没有缴费,看到患者病情如此危重,心里打起了退堂鼓。患者的脑干已经阻塞、四肢不能活动,如果再不进行抢救,生命就将受到威胁。
  杨春杰看到情况不能再拖,就握住赵恩妻子的手,坦诚地说:“大姐,我知道你心里的感受,但我是医生,请你相信我的判断,如果我是大哥的亲人,我会选择救他!”家属从杨春杰坚定的眼神中看到了希望,她答应进行手术。经过几次溶栓之后,患者性命保住了。
  如果溶栓失败了,怎么办?杨春杰笑着摇摇头,每次站上手术台时,他都已经心无旁骛。“医生随时有可能面临失败,但只要患者有一线生机,我们甘愿放手一搏。”杨春杰说,他从不后悔自己的每次选择。
  刚过不惑之年的患者许茂,正是上有老下有小的年纪,他本是家里的顶梁柱,突发的脑出血却让这个家瞬间塌了。
  “患者年轻,出血量特别大,达到6070毫升,如果不做手术,这个家庭的希望就没了。”杨春杰回忆起这位患者时说。
  手术当天的开颅成功了,但谁也没有想到,第二天许茂脑中再次出血。此时已经不能进行第二次开颅了,只能进行穿刺引流术。在经过与死神的第二次搏斗后,许茂逐渐神志清醒,生命一直延续了下来。
为患者“生命之路”操心
  作为政协委员,杨春杰经常提出与自己专业相结合的提案,为百姓谋福利。他发现医院门前的康平路十分拥堵,尤其到了高峰期,常常被堵得水泄不通,很多时候急救车明明到了医院门前,就是进不去。
  对于心脑血管疾病患者来说,时间就是生命。为此,他2017年就提议改造康平路,随着近年来的扩宽升级,康平路焕然一新,车辆拥堵情况大为减少,为患者就医提供了方便,争取了时间。
这一次去医院,他迟到了
  不久前的一个晚上,杨春杰站在医院病房的门外,三十多年来他从未迟到过,但这一次他却迟到了。只不过不是在宁津县人民医院,而是在北京的某家肿瘤医院。
  杨春杰的妻子被查出肺部有结节,需要进行手术,多方周折之后,带妻子来到北京就诊。第二天妻子要接受手术治疗,本来应该进行家属签字确认的杨春杰因为白天工作繁忙,直到晚上才匆匆赶到北京。
  “请问你是哪位?”值班医生诧异地问。
  “我是明天进行手术的那位患者的丈夫。”杨春杰不好意思地笑着说。
  “你的心可真够大啊,妻子明天手术,你现在才来?”医生惊问。
  杨春杰叹口气说:“咱们是同行,医生能不忙吗,请您理解。”
  当杨春杰推开病房门后,妻子哭了,这哭中带着委屈与思念。
  杨春杰的眼睛也湿润了,他何尝不想陪陪自己的妻子呢?他迈步进入了病房,这样的场景太过熟悉,只不过这一次,他不是以医生的身份,而是以患者家属的身份。
  在妻子顺利进行了手术治疗之后,杨春杰又回到了自己熟悉的“战场”,因为在这里,还有很多百姓的“头”等大事在等着他。(应患者要求,文中患者均系化名。)
  □本报记者 王小飞通讯员 郭玉英 耿金生

杨春杰简介
  宁津县人民医院内四科主任,2012年被授予“德州市突出贡献青中年专家”,2012年7月他领导的科室被评为全市第一批医学重点学科,他被评为全市神经内科学术带头人,2013年12月被授予“德州市优秀科技工作者”并记三等功,2014年他领导的科室被评为工人先锋号,2014年5月被授予“十佳医德标兵”,2016年6月入选“德州市好医生”口碑榜并被评为德州最美医生。

济南山东国内社会娱乐体育国际